11/15/2017

鳥資訊。節錄翻譯─疾病方面 (持續更新)

※ 以下內容未經同意請勿轉載,所有圖文內容並非做為商業用途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※
All articles are not used for commercial purposes. All 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s.
請善用Ctrl+F、輸入關鍵字能更快查到需要的內容。

  • Soft Tissue Disorders-Miscellaneous Surgical Procedures-AMPUTATION(軟組織病症的手術解法-其它外科手術-截肢/切除術). Clinical Avian Medicine, 35, 823-825. (17/11/15):
鸚鵡似乎很能忍受翅膀切除術,不過飼主往往產生情緒上的狀況,動手術前會需要外科醫師詳細的諮詢。當切除術並非用在鳥的嚴重創傷,而是來自腫瘤、骨折無法癒合或慢性感染,手術會順延一至兩天好讓飼主有時間做決定。
源於腫瘤或感染的切除術,拍攝術前的放射線影像是必要的,以確保可能由近軀端蔓延感染至皮膚或軟組織的骨骼完全被切除。

切除翅膀
進行翅膀切除術時,希望盡可能靠近末端動手術。這能讓翅膀保留一部分正常的平衡功能。有些禽類患者在切除部位受創,可能需要一個更接近軀幹的切除位置。翅膀切除術可分為三種不同類別:末端、翅膀中段和近軀端。翅膀末端切除術可解釋為由末端至腕關節的切除術。這種手術的適應症[1]包含翅膀末端無法動手術的腫瘤、嚴重創傷或慢性感染。這些一般出現在小型鳥如虎皮、牡丹或玄鳳身上,這些鳥種對切除術的需求並不罕見。
翅膀中段或肘關節切除術適用於有外傷、橈骨或尺骨無法癒合、腫瘤或三級飛羽末端受感染的中小型鳥。在這個部位執行切除,鳥將喪失飛行能力,但會維持翅膀的平衡運用。
近軀端或靠近肱骨的切除術適用在傷至翅膀末端的慢性創傷、腫瘤,無法癒合或開放性、被嚴重汙染的骨折與嚴重感染。鳥會失去翅膀的平衡能力,但多數鸚鵡似乎能適應無礙。

[1] 適應症:indication,又叫指征,指藥物、手術等方法適合運用的範圍、標準。 
:翅膀因槍傷被切除的鴨子,術後順利存活

Avian Medicine Principles and Application (持續更新)

※ 以下內容未經同意請勿轉載,所有圖文內容並非做為商業用途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 
All articles are not used for commercial purposes. All 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s.

  • Thomas N. Tully, Jr. Greg J. Harrison. PNEUMONOLOGY(認識呼吸系統). Avian Medicine Principles and Application(禽類醫學原理與應用), 22, 560. (17/08/28):
氣管(trachea)鬆散地出現在頸部右側、腹部至食道。氣管在胸腔入口沿著嗉囊下方前進至進入鳴管為止。鳥的氣管與哺乳類不同之處在於它更長且直徑更大-兩者皆為麻醉時結構上的考量因素。多數禽類的氣管由完整的軟骨環(cartilaginous rings)組成。這些軟骨環會隨鳥變老而鈣化。鳥種之間氣管長度、結構與組織的位置差異很大。有些鳥,如美洲鶴擁有延伸至泄殖腔、在連結至鳴管前先加倍繞回胸腔入口的氣管。其牠鳥種(灰鳳冠雉)有類似結構,但氣管是經過胸骨外側的皮下。
音調也由氣管的長度與氣囊是否膨脹或扁平來控制。長的氣管與膨脹的氣囊產生響亮、低頻的聲音。
牽涉到鳴管的病狀能在發現病徵時被診療是最好的。鳥若停止出聲或聲音有異,應立即評估鳴管周邊區域的病變發展(常是麴菌病)。
透過臨床診斷發現的漸進式變化如呼吸困難、咳嗽或氣管分泌物會更難以成功解決(圖22.4)。氣管和主支氣管含有杯狀細胞,內壁有帶纖毛的偽重層柱狀上皮(pseudostratified columnar epithelium)。
成年灰鸚出現嚴重的急性呼吸困難,伴隨張嘴呼吸。放射線影像顯示出一個在鳴管位置(箭頭)的軟組織腫塊。影像中的肺和氣囊被視為正常。以氣囊管輸送異氟醚讓動物維持麻醉狀態下,用2.7mm的內視鏡進行氣管鏡檢查(Tracheoscopy)。採自鳴管肉芽腫的培養物,對麴菌屬呈陽性反應。(承蒙M. McMillan提供)

11/14/2017

鳥資訊。節錄翻譯─飼養心態方面 (持續更新)

※ 以下內容未經同意請勿轉載,所有圖文內容並非做為商業用途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
All articles are not used for commercial purposes. All 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s.
請善用Ctrl+F、輸入關鍵字能更快查到需要的內容。

11/11下午,野生動物教育及復健中心的員工救了一隻白頭海鵰。但她的翅膀不幸出現複合性骨折,致電者懷疑她是被短吻鱷攻擊。在受傷太嚴重而無法治療之下,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(USFWS)一旦核准,她很可能被安樂死。
許多人留言質疑安樂死的必要性,中心回覆:
「截下整個翅膀對鳥來說太殘酷。截肢同樣受USFWS嚴格控管,且只能執行至特定位置。」
「我們明白很多人對此感到激動,但這是聯邦政府而非我們的決定。聯邦法規聲明肘部以上的截肢是不道德的,因此被視為非法行為。這隻鵰的傷是肩部的複合性骨折,有可能被感染。肉已被剝離,沒有足夠的軟組織進行手術。我們每一天都在處理許多不同物種的這種道德決策。一隻老鷹被安樂死為何會和一隻鵰不一樣?妳什麼時候可以只因牠是誰而界定生命間的重要性?停下來想想這麼說的妳,是否是因為真的相信這隻鳥終其一生被困在地上會更好,還是因為妳希望牠變成這樣。很容易隨情緒判斷這些事,但當妳用道德與理性角度來看,妳會發現妳想要的聽起來很理想,但它就是不可能或在道德上正確的。我們確實有教育用的動物,並和全國各地共同合作康復作業。將鵰轉移至猛禽設施對我們來說是沒有問題的。這件事發生在夜晚,過程漫長而複雜。她將無法獲得立即照護,且在夜間受苦。很多人無法理解我們的操作方式,寧願盲目攻擊我們也不做合理討論。我們知道動物福利是充滿熱情的話題,但請試著瞭解它的真實情況。」